美文

長姊如父,關于長姊什么意思的介紹

2018-10-24  來源:互聯網  編輯:勞累  閱讀人數:127

長姊如父(散文)

?金升

大姐出生在五十年代初,我出生在七十年代初,和她比,我們差了代人,她生活的歷程里,保留著那個年代里的特殊記憶。每次見面,聆聽她對過去的講述,那種苦澀辛酸的滋味是本閑暇之余可以翻開閱讀的書。

北方的農村, 正月十五鬧花燈,十六送了燈神,歡歡樂樂的年就忙完了,年的農活也就開始了。把往年里粉碎過的凍糞用鎬頭刨開,再用馬車牛車莊稼的糞肥運送到片片的田地里。再暖和些,就接著開始用犁驊翻開那大片大片沉睡了個冬天的土地,四五月的艷陽照在新鮮的沃土上,種子把把地撒播在無邊田野里,不管是不是風調雨順,心里滋長的滿滿都是秋天豐收的喜悅,那是多么詩情畫意的情景,可是,那時的是很多情況是青黃不接,柴米吃緊,伴隨的是勞累和饑餓日子。

從她那遙遠的記憶里有個時代特有的些名詞增量法”瓜菜代”。三月三,苦麻菜鉆天”,這時就是把面粉和野菜放在起,蒸成大大的饃,或者煮成粥,現在叫粗糧,那時是主食,來填充沒營養可以滿足饑餓的腸胃,半大小子吃死老子,正在發育的女孩也是這樣。

家里孩子多,加上奶奶全家老小加起來共有九口人,都要吃飯。就這樣,大姐就成了個頂天立地的小伙子,和父母起挑起家庭生活的重擔!

端午節之后,北方田地里的小苗長出來了,要用鋤用鋤草,松土,施肥最好三次,拔草,這些最好要在毒辣烈日下干,可以保證除下來的稗草不再復活,莊稼能茁壯成長。秋收,如果沒有大的災害的話,秋天到了,全生產隊可以把年的辛苦勞動成果堆的像座座晾曬在寬闊打谷場上,等待分配。那年代,生產隊施行按工記分的分配制度,年到頭之后要憑著年出工而記載的工分多少來領取全家人年的口糧,可是家里吃飯的人多,能掙工分的人少,能夠掙到滿分的必須是個成年男性勞力,女人能記全工的少,農村種地的活絕對是個力氣活,為了家人的溫飽,大姐這個個米五多的女孩子就這樣擰著和男人們比試力量,比效率,別人能扛起的重量她也要挑的起來,男人能掙到的工分她也定要不打折扣地給拿回家來。到現在她的老腰老腿就變成了準確的天氣預報員,落下身的癆傷都慢慢地否找了回到身上來了。

姐夫是本村里地地道道的莊稼人,兩個人自由戀愛走到起的,共同的語言和品質就是吃苦勞動,純潔的夫妻感情永遠像五月的春天黃土上長出的幼苗樣陽光燦爛。兩人起分擔起家里更多勞累的些農活,這樣就減輕了父母的負擔,身下的幾個姐妹兄弟們才有了去上學和就業的可能。

為了這個家庭,大姐沒有讀過天的書,她根本不識字。

這是我們永遠內心的痛,在那代人,那樣的環境下又能什么辦法? 每次我看見大姐洗腳時,看到腳底板的腳墊,我都靜靜地看她的雙腳,腳掌和腳心之間扁平成條直線,幾乎沒有足弓,和我的腳相比下顯得形狀夸張,浸在盆子清澈的水里顯得異常平靜。它曾經踏實地走過歲月里艱苦的路途。

在父母生病住院床之后,姐妹們把伺候父母養老的大大部分勞累工作都承擔過來。家的老大嗎,為了家里的幸福,把辛苦老早都己經超額地支付出來了,至今只有敬重,再也不能去介意,去攀靠她了!

在中國的北方,有個過年正月里是家里接姑奶子們回娘家的習俗。首兒歌的就是是這樣唱的:拉大鋸,掣大鋸,姥姥門口唱大戲,接閨女,喚女婿,小外甥,哭著鬧著也要去。”這時候,不分老幼把姑爺姑奶子外男外女鄭重召喚回來,雖然老人不在世了,可是家庭的溫暖團圓是必須不能散去的,家人熱鬧地坐在桌,嘮著嗑,喝上幾杯。她是家里的老大,必須以長輩之禮待之,就請您坐在主位吧!


猜你喜歡
相關文章
手機版
幸运快乐8-首页 快三平台-首页 湖南幸运赛车-官网 快乐十分-首页 压庄龙虎-官网 大发3D-官网